首页>文苑广场

父亲和我两代煤企人


2019-08-01 来源: 大斗沟煤业公司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  我在矿山出生,孩童时期对父亲的记忆全发生在煤矿。父亲是一个老实本分的煤矿工人。记忆中,父亲每天早早就上班走了,很晚才回家,和我玩的时间很少很少。每当看到别的小朋友生病时,父亲都背着去学校,心中难免有些怨言,不明白,父亲每天到底忙什么。二十多年后的今天,我自己也成为了一名煤矿工人,接过父亲手中的接力棒,沿着父辈的足迹带着父亲的希望,满腔热血地投入到煤矿事业的建设浪潮之中。现在我下班回到家中,茶余饭后和父亲聊天时,他会跟我讲讲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,井下是如何生产,遇到事故该如何处理;我也会向他讲现在井下的工艺、设备。每当聊起和煤矿有关的话题时,总是有聊不完的事,我们父子俩都很享受这样的过程。
  我的父亲,年幼时家境贫困。父亲13岁时,爷爷也走了,父亲兄弟三人,生活的开支全都落到了奶奶的头上,导致父亲很少有吃饱饭的时候。为了填饱肚子,他给人放过羊,做过小工,吃了不少苦。父亲20岁时,当时村里招煤矿工人,父亲为了节省家庭开支,应招入矿当了煤矿工人。70年代的井下条件并不好,井下工作面常常发生事故,但迫于家境贫寒,父亲一直从事一线工作20多年,大好的年华都奋斗在那深邃的巷道中;当别人在沐浴阳光时,他正在井下推着矿车;当别人在家陪着老婆、孩子吃饭时,他正在井下铲煤;当别人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时,他正在煤尘飞扬的工作面中干着活。看着他那变形的双手,我知道他付出过多少,经历过多少,而又失去了多少!是双手布满的老茧?是无法照顾奶奶安享晚年的孝心?还是无法见证我茁壮成长的童年?他自己或许也说不清,道不明,然而这样的得失对于每个矿山人来说都感同身受。
  我是2013年参加工作的,虽然工作时间并不长,但是因为父亲是煤矿工人,所以我对这个行业耳濡目染,并不陌生。我虽然没有父亲工作的年限长,但我也一直兢兢业业奋斗在煤矿。现在的煤矿和从前大不一样了,集团公司提出了新的发展目标,提出“36951”战略体系,“1886”行动计划,“1311”选人用人标准,更是激发了干事创业的优秀青年,尤其是想要奋发向上的大学生。
  对于我,一个生在煤矿,长在煤矿,扎根在煤矿的人来说,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开,因为它对于我的意义不单单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,又或者是一个发展自己的平台,而是一个家,是我无论身处何地都会牵挂的家,所以我不曾想过离开,我愿意在它辉煌的时候道一声祝福,也愿意在它进入低谷时献出自己的微薄之力!(作者:杨栓栓)